谁是下一代CEO?-钛媒体官方网站

摘要:

苹果的CEO提姆·库克、沃尔玛的CEO斯科特都是搞供应链出身的,中国已经逐渐进入了一个“需求与供应链管理”的时代,所以,搞供应链的年轻人们,就是中国下一代的CEO。

苹果的CEO提姆·库克、沃尔玛的CEO斯科特都是搞供应链出身的,中国已经逐渐进入了一个“需求与供应链管理”的时代,所以,搞供应链的年轻人们,就是中国下一代的CEO。

有很多人问我,程老师,您为什么不走厂长、总经理甚至是CEO的打工之路呢?

您看您搞供应链十七八年了,多辛苦啊。

我说:

第一,我乐在其中;

第二,目前还不是时候。

他们往往会说,您乐在其中我们理解,因为您喜欢琢磨供应链这个东西嘛,但您说做CEO还不是时候,我们就不理解了–您不都四十多岁了吗?

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

我说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的意思是咱们搞供应链的,在这个年代、在国内是很难做到CEO这个位置的,因为现在的确不是时候。

原因呢,你看嘛:

八九十年代,那个时候刚刚从计划经济转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,刚刚改革开放不久,无论是进入国内的外企还是国内的国企、私企,还是以生产为导向,所以,做生产出身的人比较容易上去,做什么厂长啊、总经理甚至是CEO什么的;

2000年左右,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,人们认识到光搞生产不行了,销售成为一个大问题,你只要卖得出去,你企业就可能赚钱,于是,那些搞销售的人成了香饽饽,当了大官;

进入本世纪几年后,大家又发现,光能销售还不行,还要玩高科技,要玩高附加值的东西,只要有好产品,就赚钱!

于是,那些搞研发的人就发了!

是人不是人,都去搞研发了,幸运的,的确搞出了好产品,市场就打开了,钱就赚了,自己也成了董事长、CEO了;

2008年之后,全球或地区性的经济危机越来越频繁,基建投资疲软,需求拉动不足,于是,人们又发现,光有好产品还不行–库存与现金周转又成了一个大问题!

于是,企业家们又开始思考了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

可惜的是,这次,他们竟然还没有想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!

美邦的周成建…自己的20多亿的库存“仅仅是个计划问题,是暂时的”…陈果…如果凡客放缓发展步伐,肯定没有库存问题…李宁…解决库存问题疑似信心不足…做重工的,做电子、电器的,甚至是做汽车的老总们,都还在静静地思考……

您说,我现在哪里来的机会去做CEO?

还不到时候!

所以,我说,年轻人(搞供应链的),未来是你们的!

我已经上年纪了,但你们至少应该从苹果的CEO提姆。

库克、沃尔玛的CEO斯科特身上看到希望,他们可都是搞供应链出身的–要知道,所谓的“经济危机”是相对而言的,它主要的是指总体需求相对停滞,而供应相对过剩。

这其实是一种正常的状态,这只能说明人们对需求的要求越来越个性化,购买的随意性、随机性越来越大,导致需求波动越来越大,大批量销售、大批量生产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,中国经济的增速再也不太可能像过去那样“飞速”发展了,所以,这个社会已经变得越来越成熟,越来越“均衡”了,于是,那些单纯靠生产、靠销售、靠研发起家的CEO们就变得越来越迷茫了…变得越来越农民了…原先一亩大白菜可以卖出五千块钱,这几年竟然白给都没人要,为什么?

这是为什么?

多好的大白菜啊!

因为农民还是停留在“只管生产”的时代…

岂不知,我们已经逐渐进入了一个“需求与供应链管理-Demand-SupplyChainManagement”的时代,无论是工业、农业还是服务业,道理大概是一样的,生产、销售、研发皆属于“供应”的范畴,而现在需要的供应与需求的相对平衡。

所以,你们,搞供应链的年轻人们,就是中国下一代的CEO!